基因医药网
精准医学
  • 人干细胞库
    脂肪干细胞
    神经干细胞
    脐带干细胞
    牙髓干细胞
    胎盘干细胞
    脐带血干细胞
  • 免疫细胞
    NK
    DC-CIK
    CAR-T
  • 基因细胞蛋白检测
    高血压精准医疗方案
    m代谢基因
    药物代谢基因检测
    Hcy
    耐药菌基因
    Tau
  • 抗体血药浓度定量检测
    PD-1血药浓度定量检测
    HER-2抗体血药浓度检测
    CTLA-4抗体药物浓度检测
    VEGFR抗体药物浓度检测
    TNF-a抗体血药浓度检测
    CD20抗体血药浓度检测
    EGFR抑制剂血药浓度检测
  • 靶向药物
    EGFR
    PD-1
    PD-L1
    ALK
    MET
    ROS1
  • 靶向治疗与靶点检测
    肺癌
    胰腺癌
    甲状腺癌
    乳腺癌
    胃癌
    肝癌
  • 生物资源
    基因库
    载体库
    启动子库
    腺病毒库
    组织病理库
    细胞库
    免疫细胞库
    人类精子库
    人类卵子库
  • 新药(技术)研究
    帕金森治疗
    脊髓损伤神经修复
    AD
    脑中风
    NSCLC
    卵巢癌
  • 科研
    细胞模型
    动物模型
    基因组学
    蛋白组学
    抗体组学
    代谢组学
新体验
新发现
新技术
创新药物发布平台

新药品

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新药物和靶点之二: Pamrevlumab和CTGF

 二维码
来源:药事纵横

引言


本文为本系列的第二篇,将讨论介绍治疗IPF(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新药物及其靶点 (限于至少在临床二期研究中表现出一定的疗效的,可信程度较高的药物和靶点上); 重点是试图评估和厘清这些新靶点与现有药物和靶点之间关系,以期对这些药物和靶点对于组合疗法的价值能有所判断。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目的,促进更多的思考与创新。

Pamrevlumab


今年8月份,一项针对IPF临床II期研究报导了令人兴奋的积极结果。这个在研药物分别是拥有全新机制的针对抑制结缔组织生长因子 (CTGF) 的治疗性单克隆抗体PamrevlumabPamrevlumab是由FibroGen开发的, 专有的,用于抑制结缔组织生长因子(CTGF)的拥有全新机制的治疗性抗体。慢性纤维化和增殖性疾病的特征在于持续和过度瘢痕可导致器官的功能障碍和完全丧失。CTGF是这类疾病中常涉及的一个因素, 是一个治疗纤维化的全新靶点。Pamrevlumab的临床II期的疗效结果积极(见下文) ,并且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因此, 它有潜力成为IPF患者急需的替代性的新型治疗方案。


在本次研究的双盲,安慰剂对照部分,113名患者被随机分配(11),接受Pamrevlumab或安慰剂治疗48周。从基线到第48, Pamrevlumab达到了强制肺活量的百分比预测值(forced vital capacity percent predicted, FVC % predicted) 的主要功效终点:1) 使用线性斜率分析在意图治疗群体中证明了统计学意义; 2) Pamrevlumab治疗组从基线到第48周预测的FVC%平均下降为2.85,而在安慰剂组平均下降7.17。绝对差异为4.33; 3) Pamrevlumab治疗的患者在第48周时FVC的平均降低为129毫升,而接受安慰剂的患者平均减少了308毫升; 4) 与以前的临床研究一致,PamrevlumabIPF患者中耐受性良好。


在双盲,主动控制的组合亚研究中,五十七(57)名患者被随机分配,以评估将Pamrevlumab与批准的IPF治疗组合的安全性。三十六(36)位使用稳定剂量的Pirfenidone的患者随机分配21,同时接受Pamrevlumab或安慰剂治疗24周。二十一(21)位使用稳定剂量的Nintedanib的患者随机分组为21,也可接受Pamrevlumab或安慰剂治疗24周。当与PirfenidoneNintedanib组合使用时,Pamrevlumab耐受性良好, 但没有报道组合疗法的有效性数据。

(http://phx.corporate-ir.net/phoenix.zhtml?c=253783&p=irol-newsArticle&ID=2292360


结缔组织生长因子 CTGF


CTGF也称为CCN2或结缔组织生长因子,是细胞外基质相关肝素结合蛋白的CCN家族的细胞质蛋白(参见CCN细胞间信号蛋白)。 但它不像传统的生长因子或细胞因子,因为它似乎没有以高亲和力结合独特的受体而诱导信号转导。将CTGF认为是调节细胞与基质相互作用以修饰细胞表型的细胞间质蛋白可能更准确。CTGF在许多生物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包括细胞粘附,迁移,增殖,血管生成,骨骼发育和组织伤口修复。


CTGF是一种多功能肝素结合糖蛋白,通常以低水平表达,但几乎在所有纤维化病症中显着富集。初步总结如下:

1. CTGF表达由许多细胞因子和与病理生理相关的病症诱导。

2. CTGFTGF-b的纤维化活性所必需的因子。

3. CTGF表达对于成纤维细胞增殖是必需的。成纤维细胞在TGF-b刺激下通常会强烈反增殖,但在CTGF不存在的情况下,则没有反应。

4. 抑制CTGF可以逆转纤维化。


因此,在肝脏,心血管系统或肺中抑制CTGF具有逆转组织重塑和纤维化过程的潜力。抑制CTGF可能有益于组织重塑是一个重要部分的任何疾病。例如,已知胰腺癌是非常均匀的,并且表现出超强的CTGF。数据表明CTGF可以对胰腺癌有直接和间接的作用。因此,FG-3019同时也在被研究用于治疗胰腺, 除用于乙型肝炎引起的肝纤维化和特发性肺纤维化外 。


基于细胞的研究已经显示CTGF调节有助于纤维化发生的多个过程,包括细胞增殖,迁移,粘附,存活和细胞外基质产生; 它作为TGF-b信号传导的下游和合作介质; 并且它影响参与纤维形成过程的各种细胞类型(不管组织来源如何),包括间充质干细胞,肝星状细胞,肾足细胞,肾小球膜细胞,顶叶和肾小管上皮细胞,肺II型肺泡细胞,间皮细胞,血管平滑肌细胞,内皮细胞,心肌细胞,周细胞和成纤维细胞。此外,患病人体组织中的相关研究表明CTGFTGF-b之间在许多纤维化疾病状态中的重要联系,包括糖尿病肾病,特发性和非特发性肺纤维化,肝纤维化,皮肤纤维化(包括瘢痕疙瘩和系统性硬化症)动脉粥样硬化,充血性心力衰竭,胰腺炎和各种形式的恶性疾病。


CTGF影响病理生理学重要的多种信号通路和过程。 CTGF与多种分子相互作用,包括细胞因子和生长因子,受体和基质蛋白。这些相互作用会改变信号转导通路,无论是正向地还是负向地,而导致细胞反应的变化。但其分子机制尚不明了,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


CTGF与各种分子的相互作用被认为能正向或反向地改变其参与的信号转导途径。这种信号调节的结果改变了细胞粘附和迁移,血管生成和血管通透性,分化,包括肌成纤维细胞形成和激活,细胞外基质沉积和重塑,所有这些都一起导致组织重塑和器官结构的变化。虽然有关CTGF文献表明,CTGF的所有生物学反应都是由CTGF与细胞因子或受体的直接相互作用所介导的,但调节细胞功能的机制可能更为复杂。 CTGF可以同时调节细胞环境和表型至少有5种机制:


1CTGF可以作为细胞外衔接蛋白,通过结合细胞因子并有助于将其呈递给受体以刺激反应(如TGF-b )或将它们封闭在基质中,从而防止它们刺激信号转导(例如VEGF;


2CTGF可以竞争性地结合HSPG,这将取代肝素结合生长因子或受体拮抗剂,从而改变其局部浓度和调节信号的能力;


3CTGF可以阻断基质结合位点或产生新的基质结合位点,这将改变基质信号,细胞粘附和运动。


4CTGF可以直接结合细胞表面受体并刺激信号转导。


5CTGF可以通过内吞途径吸收到细胞中,并且作为细胞内衔接蛋白来调节细胞质和/或细胞核中的信号转导途径。


因为CTGF可以同时运行这么多机制,其生物学非常复杂和尚未完全厘清。此外,对CTGF的反应将依赖于具体环境,并且将随着基质,细胞因子环境和细胞基因型而变化。其结果是,文献对CTGF影响的判断充满了许多明显的矛盾。


CTGF作为与TGF-b的辅因子,以诱导成纤维细胞成为肌成纤维细胞,其沉积胶原蛋白,最终导致器官瘢痕形成和功能障碍,最严重的形式即是器官衰竭和死亡。实际上,组织,血液或玻璃体液中的CTGF水平已被证明与许多疾病中的纤维化和及其严重程度相关。TGF-βCTGF的这两个分泌因子被广泛认为是纤维化发生的通用介质,尽管它们协同作用的确切机制仍不清楚。因为TGF-βCTGF的强力诱导剂,大多数模型假定CTGF作为TGF-β活性的下游介质,而其他研究支持TGF-βCTGF各自的促纤维化活性之间的相互依赖(interdependent),而不仅仅是有次序性(sequential relationship)的依赖关系。现有的一些动物数据显示了TGF- βCTGF在成纤维化反应的发生和维持过程中的具有强大的协同作用。



Pamrevlumab, GLPG1690, Nintedanib和Pirfenidone


20151016日,FDA同一天批准了罗氏的PirfenidoneBI的多蛋白激酶抑制剂NintedanibNintedanibPirfenidone被认为是改善疾病 disease modifying)的药物,是目前以循证为基础的治疗指南所推荐的药物。 但它们只能将IPF进展减缓约50%左右, 并且都不能用于重度IPF的患者。另外,Nintedanib不能用于肝功能障碍患者; 而Pirfenidone不能用于肾功能障碍患者。


由于IPF发病的复杂性,与多种药物相组合使用的治疗方法可能是一个有效策略。所以很需要能够与这两个产品组合使用而提高治疗效果的药物。现有研究表明NintedanibPirfenidone合用呈现出协同效应。现有的细胞研究表明GLPG1690(高选择性的Autotaxin抑制剂)与Nintedanib合用也似具有协同效应。AutotaxinATX),也称为外切核苷酸焦磷酸酶/磷酸二酯酶2NPP2ENPP2),具有将溶血磷脂酰胆碱转化为LPA的溶血磷脂酶D活性, 是产生脂质信号分子溶血磷脂酸(LPA)的重要分泌酶。 GLPG1690在特发性肺纤维化(IPF)患者的临床二期研究(FLORA IIa)中呈现积极结果(见扩展阅读)。在另一方面,这些协同效应的机制仍然未被阐明。


Fibrogen 在啮齿类动物辐射诱导的肺纤维化模型中的比较了Pamrevlumab单药治疗与PirfenidoneNintedanib单药与组合使用的功效。数据表明:Pamrevlumab单药治疗表现出较低的肺密度,表明有较少的纤维化,且具有更强的进行性肺重塑抑制作用。但是,PamrevlumabPirfenidoneNintedanib的组合使用在统计学意义上并不优于Pamrevlumab单药治疗。这个结果看来对Pamrevlumab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但需要进一步验证和解读,比如在Bleomycin诱导的肺纤维化动物模型中。

http://phx.corporate-ir.net/phoenix.zhtml?c=253783&p=irol-newsArticle&ID=2300273


关于协同作用,笔者的实用假设(working hypothesis)是:两个药物是否有协同作用是与该两个药物的靶点性质,作用机制和其所处在的信号转导和调控网络的相对位置密切相关 。由于单抗类药物的高度选择性,它们几乎不可能作用于最初设计之外的靶点。因此,单抗类药物基本上只能影响调控网络中的单个节点。同时,CTGF 似处于纤维化信号调控通路的末端,而这二者对于其与其它药物合用而起到协同作用似乎很不利。


这个结果也说明,盲目的试验组合两种或多种药物并不能高效地发现有效的组合,因为可能的组合随着可以组合的药物数量急剧增加。我们应当在充分理解和评估相关靶点的性质,其作用机制和所处在的信号转导和调控网络的相对位置的基础上,理性地选择可能有效的药物组合。 我们也需要在生物系统,至少是组织和器官,的层次上更深入地了解发病机制和导致疾病发生和推动其进展的关键分子机制和药物作用机制。



Primary Target

Possible Secondary Target(s)

Other Unknown Targets

Pemrevlumab

结缔组织生长因子 (CTGF)

存在的可能性不大

存在的可能性很小

GLPG1690

Autotaxin (ATX), 药理活性强

不确定

可能存在,药理活性弱

Nintedanib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靶向PDGFR:a-bFGFR:1-3VEGFR:1-3;药理活性强

不确定

可能存在,药理活性弱

Pirfenidone

尚未鉴别的靶点,药理活性强

Nintedanib/ GLPG1690靶点的下游靶点,药理活性强或弱

很可能存在,药理活性强或弱

1. PemrevlumabGLPG1690NintedanibPirfenidone靶点之间的关系假设

2.   在细胞,动物或人体研究中,两种IPF药物组合使用的潜在协同效应。

协同效应

Pemrevlumab

GLPG1690

Nintedanib

Pirfenidone

Pemrevlumab

N/A

Unknown

No

No

GLPG1690

Unknown

N/A

Yes

Unknown

Nintedanib

No

Unknown

N/A

Yes

Pirfenidone

No

Unknown

Yes

N/A



总结与展望


Pamrevlumab作为首个用于抑制结缔组织生长因子 CTGF)的拥有全新机制的治疗性抗体, 是一个治疗纤维化的全新靶点。其有效性还需要在三期临床中进一步验证。 Pamrevlumab是否能用于IPF的组合疗法,目前难于判断,需要更多数据。同时,如何科学地选择两种或多种药物组合也是一个业界尚未解决的重大问题。笔者认为应当在充分理解和评估相关靶点的性质,其作用机制和所处在的信号转导和调控网络的相对位置的基础上,理性地选择可能有效的药物组合, 并首先在动物模型中显示出药物组合能取得synergistic效果, 以减少临床研究失败的几率和成本。多种关键器官的纤维化疾病的治疗, 如肺, ,, , 肌肉,   , 本身是一个巨大的未满足的医疗需求市场。 相信随着我们对其基础生物学和发病机制的理解, 以及新靶点和新药物的发现和验证, 今后10-15年内对这类疾病的治疗预计会有巨大进步。


特别声明

本文所有引用的原始信息和资料均来自已经发表学术期刊, 官方网络报道, 等公开渠道, 不涉及任何保密信息。本文如有疏漏和误读研究结果的地方,敬请读者评论和指正。

扩展阅读

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新药物和靶点之一: GLPG1690 和Autotaxin    2017-11-15 云水道人   药事纵横

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药物和靶点: 老的,新的, 未知的及其组合(二)2017-11-08   无为杂家   药时代   Drug Times

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药物和靶点: 老的,新的, 未知的及其组合(一)2017-10-20   无为杂家   药时代   Drug Times

定量与系统药理学简述(一)2017-10-09 无为杂家   药时代   Drug Times

参考文献

1. Chen CC, et al, "Functions and mechanisms of action of CCN matricellular proteins". Int. J. Biochem. Cell Biol. 41 (4): 771–83 (2009)

2. Holbourn KP, et al, "The CCN family of proteins: structure-function relationships". Trends Biochem. Sci. 33 (10): 461–73 (2008)

3. Bornstein P, Sage E: Matricellular proteins: extracellular modulators of cell function. Curr Opin Cell Biol 2002, 14:608-616.

4. Leask A, et al, "All in the CCN family: essential matricellular signaling modulators emerge from the bunker". J. Cell. Sci. 119 (Pt 23): 4803–10 (2006)

5. Lipson KE, et al, “CTGF is a central mediator of tissue remodeling and fibrosis and its inhibition can reverse the process of fibrosis”, Fibrogenesis & Tissue Repair   5(Suppl 1):S24 (2012) http://www.fibrogenesis.com/content/5/S1/S24

6. Mori T, et al: Role and interaction of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with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beta in persistent fibrosis: A mouse fibrosis model. J Cell Physiol 1999, 181:153-159.

7. Paradis V, et al: Expression of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in experimental rat and human liver fibrosis. Hepatology 1999, 30:968-976.

8. Langsetmo I, et al: Anti-CTGF human antibody therapy with FG-3019 prevents and reverses diabetes induced cardiovascular complications in streptozotocin (STZ) treated rats. Diabetes 2006, 55(Suppl 1):A122.

9. Huber PE, et al, Lipson KE: Reversal Of Established Fibrosis By Treatment With The Anti-CTGF Monoclonal Antibody FG-3019 In A Murine Model Of Radiation-Induced Pulmonary Fibrosis.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10, 181:A1054.

10. Dornhofer N, et al: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specific monoclonal antibody therapy inhibits pancreatic tumor growth and metastasis. Cancer Res 2006, 66:5816-5827.

11. Bennewith KL, et al: The role of tumor cell-derived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CTGF/CCN2) in pancreatic tumor growth. Cancer Res 2009, 69:775-784.

12. Abreu JG, et al: Connective-tissue growth factor (CTGF) modulates cell signaling by BMP and TGF-beta. Nat Cell Biol 2002, 4:599-604.

13. Inoki I, et al: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binds 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VEGF) and inhibits VEGF-induced angiogenesis. FASEB J 2002, 16:219-221.

14. Chen Y, et al: CCN2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promotes fibroblast adhesion to fibronectin. Mol Biol Cell 2004, 15:5635-5646.

15. Wahab NA, Weston BS, Mason RM: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CCN2 interacts with and activates the tyrosine kinase receptor TrkA. J Am Soc Nephrol 2005, 16:340-351.

16.   Yacine Kharraz, et al, “Understanding the Process of Fibrosis in 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 BioMed Research International, Volume 2014 (2014), Article ID 965631, 11 pages ,http://dx.doi.org/10.1155/2014/965631

17. M. Horiguchi, M. Ota, and D. B. Rifkin, “Matrix control of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beta function,” Journal of Biochemistry, vol. 152, pp. 321–329, 2013.

18. T. A. Wynn, “Cellular and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fibrosis,” Journal of Pathology, vol. 214, no. 2, pp. 199–210, 2008.

19. Samarakoon, A. D. Dobberfuhl, C. Cooley et al., “Induction of renal fibrotic genes by TGF-beta1 requires EGFR activation, p53 and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Cellular Signalling, vol. 25, pp. 2198–2209, 2013.

20. T. A. Wynn, “Common and unique mechanisms regulate fibrosis in various fibroproliferative diseases,”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vol. 117, no. 3, pp. 524–529, 2007.

21. Y. Shi and J. Massagué, “Mechanisms of TGF-β signaling from cell membrane to the nucleus,” Cell, vol. 113, no. 6, pp. 685–700, 2003.

22. G. Sun, K. Haginoya, Y. Wu et al.,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is overexpressed in muscles of human muscular dystrophy,” Journal of the Neurological Sciences, vol. 267, no. 1-2, pp. 48–56, 2008.

23. K. Frazier, et al, “Stimulation of fibroblast cell growth, matrix production, and granulation tissue formation by connective tissue growth factor,” 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Dermatology, vol. 107, no. 3, pp. 404–411, 1996.

24. M. G. Morales, et al, “CTGF/CCN-2 over-expression can directly induce features of skeletal muscle dystrophy,” Journal of Pathology, vol. 225, no. 4, pp. 490–501, 2011.

25. Coornaert et al (2017) Autotaxin Inhibitor GLPG1690 Affects TGFβ-induced Production of the Pro-Fibrotic Mediators CTGF, IL-6 and ET-1 in Fibroblastshttp://www.glpg.com/docs/view/596473742628e-en


分享到:
用户服务
企业入驻
培训中心
广告服务
商业合作:13973145990
资料下载
美国恶性肿瘤NCCN方案智能输出软件.txt
下载
基因检测报告P183641-1-2019-03-20.pdf
下载
湘雅健康行活动方案.pptx
下载
2018ASCO新进展-整合20180703-v1.0.pptx
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留言
回到顶部